中國黨刊網 > 要論 > 正文

完善國家戰略物資儲備體系 有效防范和應對各類風險

作者:唐玨嵐     編輯:唐嘉陽   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 2020-02-14 14:05:42

W020200214400108960050.jpg

負壓救護車在運送傳染性病人時,能最大限度避免醫患人員交叉感染以及對外部環境的污染,防止疫情擴散。圖為江西南昌的江鈴汽車集團工作人員在生產線上對負壓救護車進行裝配調試。新華社發


  2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聽取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和有關部門關于疫情防控工作情況的匯報,研究下一步疫情防控工作,習近平總書記主持會議并發表重要講話。會議指出,要系統梳理國家儲備體系短板,提升儲備效能,優化關鍵物資生產能力布局。2月1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調研指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時強調,要加強防疫物資保障,重點防控部位的人員和物資都要保障到位。這次抗擊疫情斗爭展示了我國顯著制度優勢,但也顯示出我國在應急管理特別是戰略物資儲備方面還存在一些薄弱環節,應當盡快找差距、補短板,從提升國家治理能力的高度構建和完善國家戰略物資儲備體系。 


  一  


  積谷防饑,未雨綢繆,是農耕時代中國先民總結出的樸素經驗。《禮記·王制》曰:“三年耕,必有一年之食;九年耕,必有三年之食。”早在西周,人們就已經認識到糧食儲備的重要性。之后,我國歷史上又相繼實施“常平倉”“義倉”等倉儲制度。


  兩次世界大戰進一步證明了戰略物資儲備的重要性。不同于一般的物資儲備,戰略物資儲備主要著眼于事關國家安全的突發事件,例如戰爭、自然災害、流行疾病、恐怖襲擊,發揮“蓄水池”功能。在平常時期,可以調劑物資余缺、平抑物價劇烈波動;在緊急時刻,可以緩解危機事件沖擊,保障國民經濟正常運行和維護社會穩定。所以,加強戰略物資儲備已經成為世界各國的普遍選擇。


  新中國成立后,黨和政府一直高度重視戰略物資儲備。1951年,政務院財政經濟委員會和財政部首次提出建立國家物資儲備的建議。1952年,國家戰略物資儲備成立,并開始建設儲備倉庫,利用國家預算撥專款收儲物資。1953年,國家物資儲備局作為政務院的一個獨立局正式掛牌成立,標志著我國有了專門的國家戰略物資儲備機構。2018年3月,中共中央印發《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決定組建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根據國家儲備總體發展規劃和品種目錄,組織實施國家戰略和應急儲備物資的收儲、輪換、管理等,提升國家儲備應對突發事件的能力。


  60多年來,國家戰略物資儲備在支持國防建設、經濟建設、抗災救災等方面作出了積極貢獻。例如,2008年汶川地震發生后,中央儲備立即集中力量向地震災區投放糧油、燃油等物資;2019年豬肉價格上漲,商務部會同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等部門向市場投放儲備豬肉,全力保障市場供應;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應急管理部會同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緊急調運中央救災物資支持湖北做好疫情防控工作。這些都充分體現了中央儲備在應對突發事件中的力量和關鍵作用。


  二   


  近年來,隨著我國戰略物資儲備的不斷發展,戰略物資品種越來越多,各類儲備物資規模越來越大,儲備涉及的經濟主體、利益主體也越來越多。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在新形勢、新要求下,完善國家戰略物資儲備體系,提升國家戰略物資儲備的整體效能,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和戰略意義。


  完善儲備立法。長期以來,我國主要依靠政策而不是法律調整物資儲備,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部專門的戰略物資儲備法律。除突發事件應對法第32條規定“國家建立健全應急物資儲備保障制度,完善重要應急物資的監管、生產、儲備、調撥和緊急配送體系”,國防動員法第33至36條對“戰略物資儲備與調用”進行了原則規定外,對戰略物資儲備和調用的規定散見于相關的部門規章和規范性文件中,如中央儲備糧管理條例、中央儲備肉管理辦法、中央儲備糖管理辦法、國家物資儲備管理規定等,存在立法分散、立法滯后、立法位階偏低等問題。這種立法現狀一定程度上制約了各類儲備統籌協調,也不利于各類儲備的規范管理和更好發揮作用。有必要在系統梳理目前我國戰略物資儲備立法基礎上,盡快建立健全國家戰略物資儲備法律法規,對戰略物資儲備的管理體制、存儲數量、輪換周期、資金保障、統計報告等方面作出明確規定,使國家戰略物資儲備有法可依、有章可循,同時便于監督檢查。


  堅持“一盤棋”推進。在緊急情況下,國家戰略物資的投放是帶有應急性質的,必須快速響應,及時高效地提供由于突發性因素產生的物資需求,以及為調用這些物資而進行的物流活動等。快速響應體現在當國家需要時,能拿得出、用得上,哪里有需要,就能及時調撥到哪里;什么時候有需要,就能保證運能運量,及時送達。調用儲備往往涉及多個部門、多個環節、多個儲備物資品種與儲備運行管理的多種資源,需要有一套協同高效的指揮協調機制,跳出各部門自身的利益訴求,樹立“大儲備”意識,堅持“一盤棋”推進。建議成立中央層面的儲備領導協調指揮機構,統一指揮,以增強戰略物資儲備的系統性、整體性與協同性。


  建立儲備資金保障體系。完善國家戰略物資儲備體系,資金保障是關鍵。建議在進行儲備立法時,明確規定每年從國家財政收入中提取一定比例作為國家戰略儲備資金積累。收儲戰略物資的資金可通過財政撥款、貸款貼息等方式給予保證。戰略儲備物資在出庫、輪換中出現的資金盈虧也應由國家掌控,繳納盈余,彌補虧損。在儲備加強的趨勢下,財政應確保倉庫運行資金逐年增長。國家戰略物資儲備作為國家儲備的一種重要形式,建議與黃金儲備、外匯儲備等放在一起統籌考慮。我國作為全球第一大外匯儲備國,利用外匯在全球范圍內購買所需的戰略物資,既可實現外匯儲備運用多元化的目的,又能提高國家戰略物資儲備實力,確保國家安全。


  優化戰略儲備物資品種。戰略儲備物資的品種選擇主要取決于國內物資稟賦、供求狀況、在經濟發展和國防安全領域的重要性、國際物資的可得性等因素。物資的稀缺狀況、本國儲量占世界總儲量比重、本國物資消費占世界總消費的比重、物資的進口集中度、國際市場的價格變化以及主要物資生產國的政治經濟穩定性等,都會直接影響到相關物資的戰略重要性程度,所以要在科學研判世情、國情的基礎上不斷優化戰略儲備物資的品種結構,根據國家戰略安全的需要適時調整戰略物資儲備的品種與規模,進一步提高響應能力。


  提升動態管理水平。戰略儲備物資的收儲、發運、質量管理等固然重要,但要實現應對突發事件的快速響應,還需提升面對復雜狀況的動態管理水平。大數據的出現和應用為戰略儲備的動態管理、科學化決策提供了技術支撐。建議結合我國戰略物資儲備發展現狀,統一標準和規則,滿足大數據應用對基礎設施建設和數據采集的要求,在此基礎上,以推動戰略物資儲備流程標準化為切入點,構建科學高效的儲備信息管理系統。


  (作者:唐玨嵐,系中共上海市委黨校經濟學教研部主任、上海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 

相關文章

熱門推薦

黔ICP備13004279號-3
Copyright ?當代貴州期刊傳媒集團主辦
买彩票的软件 张公岭 11选5开奖结果走 国外比分网站 贵州11选5走势图 成都麻将秘籍 十一选五山东 福州麻将玩法 天津休彩十一选五开 竞彩足球彩票比分查询 青海11选五5开奖 cba比分推荐 闲来贵州麻将安顺麻将 三点一线炒股法 杭州麻将技巧口诀 棒球比分雪缘mlb 山西11选5开奖信息 河北麻将打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