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黨刊網 > 要論 > 正文

當郵票使用日少,集郵還能走多遠?

作者:王賢 廖君     編輯:胡桅可   來源:新華社    發布時間: 2019-06-26 14:46:41

  被稱為“集郵界奧林匹克”的中國2019世界集郵展覽6月17日在湖北武漢閉幕。人潮涌動間,難覓年輕人的面孔;熱鬧的展會內,總能聽到集郵愛好者對未來的憂慮。互聯網時代,郵票的實用功能式微,集郵這項國際性的文化集藏活動將何去何從?


參展郵品和觀展人數創新高


  從郵展開幕那天起,重慶市集郵協會資深會員李麗萍幾乎每天都泡在展覽現場。從8歲開始集郵的她,最初是被父親出差寄回信件上的8分郵票吸引,幾十年來,收藏郵票成為她的一種習慣和愛好。


  對許多和李麗萍一樣的集郵迷來說,中國2019世界集郵展覽無疑是家門口舉辦的一次郵票盛宴,參展國家和觀展人數均刷新歷屆郵展紀錄。


  據介紹,本屆世界郵展參展作品達4683框,共接待游客40多萬人次;7天11場不同的文化體驗活動,各具特色,澳大利亞、新西蘭、印度尼西亞等多個國家的郵政部門專門為本屆郵展發行主題郵票;現場首次集中展出新中國成立70年來1347套4668枚郵票。


  記者在郵展現場看到,一些頗具特色的郵品銷售區排起了長隊,有的郵品短時間被搶購一空。在“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專題展館中,一刊放大的“民族大團結”郵票,成為參觀者排隊拍照的“網紅打卡地”。這幅郵票是新中國成立50周年時發行的紀念郵票,全套56枚,每枚代表一個民族,是中國郵票史上迄今為止最大的一套郵票,被譽為“祖國全家福”。


  “小小郵票,大大功能;方寸之間,包羅萬象。”中華全國集郵聯合會會長楊利民說,當前集郵文化事業面臨不少困難,世界郵展在武漢成功舉辦,極大增強了信心,增加了大家搞好集郵的力量。


郵展現場銀發多而黑發少


  因為要交學校布置的實訓作業,武漢首義學院廣電專業學生小胡和同學結伴來到郵展搜集素材。“現在大家都有手機,一年寫不上兩三封信,最多是出去旅游時從外地給同學寄張明信片,感覺郵票離我們好遠啊。”小胡感嘆地說。


  隨著5G時代來臨,現代物流業飛速發展,郵票作為郵資憑證的功能基本沒有了。看著從現場精心收集的一堆珍品,李麗萍十分苦惱,不知道自己的藏品以后能傳給誰。“兒子不感興趣,我現在開始培養5歲的孫女集郵,也不知道以后怎樣。”她說,一個藏友去世后,家里人把他多年收藏的珍品廉價賣掉,太可惜了。


  郵展現場不少展位人頭攢動,但多數是銀發的老年人,少見年輕人的身影。國家級郵展評審員梁耀華說,集郵文化推廣面臨的最大課題,就是集郵如何薪火相傳。


  在郵票設計家史淵看來,互聯網對傳統書信文化的沖擊巨大,制約了傳統集郵文化的推廣。他說:“發達的移動互聯網使我們可以隨時隨地聯系上別人,還能進行視頻通話,這種即時溝通的功能肯定是書信達不到的。但不論社會發展到何種程度,書信作為一種帶有體溫的載體,一定會有它的位置,我們要努力找到它所在的方位。”


  郵市的低迷也在一定程度上削減了郵迷們的熱情。當前,很多郵票無人問津,不少郵票跌破發行價,郵票的收藏價值受到影響。楊利民說:“郵市和集郵不能畫等號,但郵市長期不好,肯定會影響集郵。”


  除了不可抗的外力,傳統集郵自身也存在不少問題。一些集郵愛好者認為,傳統郵票設計理念還不夠開放,動漫等廣受年輕人喜愛的藝術表現形式很少使用,數字化、智能化、多維化的郵票表現方式還不多見,網絡化的銷售推廣模式也不夠完善。此外,不少集郵愛好者反映,當前郵票的印刷量雖然有所下降,但仍然比較大,有的郵票題材泛濫,選題門檻偏低,影響了郵票的嚴肅性和權威性。


期盼在創新中煥發活力


  近年來,為推廣集郵文化,相關部門和一些地方做了大量探索創新,取得了一定成效,如在全國建立了700多個少年郵局或青少年集郵示范基地;開展集郵文化進校園、進機關、進社區、進部隊、進企業活動;增強郵票的科技含量和時尚感,利用VR技術,采用宣紙、陶瓷、木材等材質,讓郵票可看可聞可感等。


  楊利民表示,郵票作為人類歷史上的一種經濟現象、文化現象,人們對它的研究肯定會延續下去。“集郵的生命力在于不斷的改革創新,不斷適應科技和時代的新要求。”楊利民說,“如果還按過去的方式因循守舊,集郵可能會自生自滅。”


  史淵認為,要增加郵票的使用功能,可探索用郵票寄包裹,以延續它的寄遞功能;成立選題專家委員會,郵票組稿要進行廣泛的社會征集活動,擴大郵票影響力;提倡書信文化,開展更多展會、設計師簽名、郵票首發等集郵推廣活動;對郵票設計理念、制作方式、推廣模式進行全方位創新,吸引更多年輕人走近集郵、愛上集郵,充分發揮集郵育德益智的功能。


相關文章

熱門推薦

黔ICP備13004279號-3
Copyright ?當代貴州期刊傳媒集團主辦
买彩票的软件 张公岭